的“叫化鸡”给“勾引”住了,口水直往外冒。唉!我都差不多把鸡肉是什么味道给忘了!
下午起床之后不久,窗外突然响起了凄厉鸣叫的警笛声。原本以为又有“新同学”被送来了,结果不是,是公安局送劳动教养的囚车来拿人啦!一见是来拿劳教的囚车,所有的人和所有号室都沉寂了下来,恐惧霎时笼罩在整个戒毒所的上空。同号窒的好多“牢友”已经煞白着脸,哆嗦着身子了。
下午我替哥皮们谈了两封信的恋爱,得了两支烟的“稿费”,一支自己抽了,一支送给下铺的弟兄们抽,换回他们感激的神情,稍感欣慰!
下一个就要轮到的人早已按捺不住地把手伸着,见“上家”久久不把烟递过来,或者吸过了头、过了界的时候,一股埋怨之气就会挂在脸上。大家都现出了不合逻辑的小气与吝啬!
先打一个你千万不可以去尝试的比方吧:肥肥胖胖的男男女女们,你们不是很想减肥吗?你不是正在为减不了肥而痛苦吗?来,吸毒吧!我可以绝对保证你能够不间断、不反弹地瘦下去!直至瘦到你骨瘦如柴!瘦到你在骨瘦如柴中死去!!
先骗谁呢?当然是谁最好骗、谁最容量骗就先骗谁啦!而天底下最最爱你的人是谁?谁就是你最好最容易欺骗的对像!这个人又会是谁呢?毫无疑问,毋庸置疑,这个首当其冲被我挑选出来进行欺骗的第一个对象,就是生我、养我、爱我、对我寄于无限希望的父母——我最最至爱的亲人——我的爸爸妈妈!
先找出脏、旧、臭、丑的“新收服”命令我替换下身上的所有衣物——操新收;接着勒令我勾下身子,摆好挨打的姿势等着挨打在其中。随即他蹲下身去,开始对这些东西进行逐一的分拣和翻查:钥匙串、打火机、手表、钢笔首先被他放进了摩托车车斗;接着是很仔细地检查香烟、香烟包装纸的夹层;钱夹、钱夹的每一个夹层;连纸巾也被他拆开了作仔细检查……我呢,只能在冷风中更狼狈地提拉着裤子站着,无奈地看着他的双手在翻查我的东西……
相信年轻的他们与当年的我一样,在年轻生命遭遇到毒品的那一历史时刻,都绝对不可能一点儿都不知道毒品的巨大危害。至少鸦片战争的历史在教科书上我们读到过,“大烟鬼”的蔑称我们听到过,但终于我们还是“勇敢”地吸食进了我们人生中的第一口毒品!
相信用这种不得已的方式来约束一个成年人,也绝非父母的本意,怨来怪去,也只能怨怪自己不孝在先,把父母害成了惊弓之鸟。而且目前此阶段的我,也只能通过这种特别听话的方式来求得父母的安心了。这不,人还没到家,已经远远地看见妈妈站在寒风中,往我回家的路上紧张地眺望了。直到把我看得清清楚楚后,紧张的神色才褪去。妈妈笑了,我也笑了,但我的笑多少有些苦涩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啊!都是儿子的不孝才让您老这般用心良苦、牵挂不安的。唉!毒魔啊,毒魔,你的阴魂还将在父母和我的心中盘据多久才会散去啊!”
想到曾经桀骜不驯、玩世不恭、放荡不羁的我,自从身陷牢房后,变成了唯唯诺诺的猥亵小人,心中不免追悔莫及,遗憾万分,像憎恨仇人般地憎恨自己,心中感到万分的悲哀与无比的茫然……
想到此,心中早已是万念俱灰,捧着很想看的书,却不再看得进一个字!
想到今日之前的我,还在每天艰难地在为毒品疲累地奔波着,此刻终于被罪有应得地铐在了这里。虽然失去人身自由也一样痛苦,但我终于因此而获得了一个不再被毒魔追着、逼着满世界乱跑瞎撞的休息机会——因为我无法用失去自由的身体去找到毒品,就惟有把毒戒掉啦!
想到你绝望的亲人对你绝望到极点时喊出的话:“儿啊!你为什么是人你不做,偏偏要去做鬼呀……”你的心在流血!为什么,你要践毁自己的生命,去选择做鬼,做一个神憎鬼厌、国法不容的“吸毒鬼”呢?!
想到这儿,不免身子骨都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了起来!看来,在这个除了邪恶还是邪恶的地方,连被亲人“接见”这样的幸事——惟一可以向亲人、父母忏悔沟通的机会——都要事先被烙上邪恶的痕迹:逼着你在享受父母、亲人的这份泣血流泪的爱意的同时,又要你把这份神圣的亲情给亵渎、辱毁掉!
想到这儿,尿意更急了!哟,有些憋不住了!艰难地把身子欠起来,想再往上爬起来已力不从心了!很无助,很无奈,很痛苦!想回身躺下,不撒啦!可又感到实在憋不住快要尿裤子了,急啊!悠暗的灯光中,有人注意到了我,是值班的“小哨”。他走过来,有些疑惑不解地勾下身望着我……
想到这儿,人生怎一个“悔”字了得呀!毒魔啊,毒魔!你如果是人的话,我一定要亲手杀死你而后快!今天,我这一切一切的痛苦与耻辱都拜你所赐呀!你这万恶的白魔!假若不幸,我重新来世的生命中也有你的话,那么我宁愿不出生,我宁愿从来就没有过生命……
想到这儿,我更坚定了戒毒的决心:我绝不能再作践自己让仇人开怀!我要戒毒,就算是为了我的仇人,我也要坚决戒毒!在最后听了他对我“回原岗位,继续做质检员”的工作安排之后,我礼貌地退出了厂长办公室,急步往我七十七天没有进去过的质检科办公室赶去。
想到这儿,心中好是酸楚、好是悲凉:自己十年寒窗苦读,爸爸妈妈幸勤培养出来的堂堂大学毕业生,因吸毒误入歧途,身陷囹圄之中,沦落到了今日被迫替别人撰写情书的地步!这份悲哀与嘲弄,真他妈的太侮辱了!不吸毒,谁敢这样侮辱我!咳,我他妈的吸哪门子毒啊……
想到自己身在自由世界里时,天天喝着的是可乐、啤酒、橙汁、牛奶……这样那样的新奇饮料,最不济喝的也是茶水、开水!而今天,在我最渴、最干、最饿,三天未进食物,又疼痛、难受、要死不活的非常状态下,喝进身体的却是这种喝了要生“水毒”的“关沟”水!而且还是不喝就没得水可以喝啦!唉,还是毒品你惹的祸啊……
想到自己一夜未归,妈妈肯定已经着急得不得了啦!赶紧跑回对岸,穿上衣服后,跑了起来——我要跑步回家,权当晨练归来!边跑边想:这沉痛的打击,我一个人承受就够了!千切不可让妈妈和家人知道事实的真相后,跟着哀伤,徒增无益的痛苦呀!我决定编造出一个美丽的谎言来欺骗妈妈。这谎言又该怎么编造才最美丽呢?
想到自由时的我们,哪一个抽烟时,不是那么的随意与休闲——想抽就点,点燃就抽!你派给别人烟抽,别人发给你烟吸,谁会在意?一支烟嘛!把烟“吃”到这种一“丝”不留的时候,可以说是世所罕见啊!
想到做到,于是我坐上三轮车向着张明的家出发了!并不远的车程,我竟然多次催促车夫“快点、快点!”同时一路上心中竟萌发着的是希望张明一定在家的祈盼之情。车终于到了张明家的楼下,迫不及待地跑上了楼,来到了张明的房间门口。无意识地定了定神之后,我迟疑着举起了敲门的手。
想家
想家!非常非常非常想家……!想妈妈!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想妈妈……!
想能在其中的某一刻把无时无刻不被绷紧、几欲绷断以至崩溃的神经松弛一下,那就只有看你个人的造化了!用一句牢房中的俗话来讲:那就要看看你行不行“牢运”了!既便你真的撞上了“牢运”,但从奴隶到将军,从“丘二”到“哥皮”的整个“牢位”晋升过程中,所必然要经历和经过的一切厄运与痛苦,你也必须去经历与承受,只有这样你才有这个资格去做别人的哥皮!
想起读大学时,这样的清晨,我会早早地爬起来,在校园里晨练,愉快地和同学、老师们相互致意,一起沐浴在阳光与新鲜空气中随心所欲地舒展身体。那是多美多惬意的事啊!可今天的我,连看阳光的自由都没有,更别说是呼吸新鲜空气了。
想起刚才听到的“又拿来吃!”的呐喊声,其中所包含的深刻含义现在终于明白了!体会了“小哨”斤斤计较骂骂咧咧声中的无奈与怨怒!知道了头铺哥